您好!欢迎来到上海松俊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设为首页 | 收藏松俊
客服热线:
021-00000000
客服工作时间:9:00-18:00
网站首页 新葡京新闻  
新闻资讯
News
新闻资讯
 
新闻资讯
我的奥运不再关注金牌榜
来源:老子有钱-老子有钱娱乐-老子有钱官网 时间:2020-02-14 19:28:03 浏览:3次

  我的奥运记忆是从1984年洛杉矶奥运会开始的,那年中国重返奥运舞台。本来1980年,中国就已获得参加莫斯科奥运会的资格,当时因为前苏联入侵阿富汗,中国跟许多国家一起严正谴责前苏联,抵制莫斯科奥运会,使得中国回归奥运延迟了四年,这对国家来说是正义凛然的事,但对当时原有机会在奥运会上一展身手的选手来说是极为遗憾的,因政治原因与奥运失之交臂。记得1984年奥运会时,大家的眼里只有金牌,似乎银牌、铜牌都不重要,正所谓金牌至上。射击选手许海峰夺得中国第一枚奥运金牌,成为了民族英雄。对中国来说,体育亦是一种外交舞台,如著名的乒乓外交,小球转动了大球,70年代,托乒乓球的福,中国与美国、日本都实现了关系正常化。

  1988年的汉城奥运会,给我留下最深印象的是奥运主题曲《手拉手》,美国人作词,意大利人作曲,由韩国明星组合“高丽亚那”演唱,真真引领了国际化潮流。写这篇文章时,我又单曲循环地听了《手拉手》好几遍,经典不老,依然感怀。那是空前绝后、最为成功的奥运歌曲,一首动人的奥运主题曲能把全世界的人的心连接起来。歌中唱道:“天空中闪耀火光,我们千千万万颗心在跳荡。时刻来到,快快奋起,全人类世世代代友好,同生活,同成长。我们手拉手,友谊传四方。让那生活一天天更美好,更欢畅。我们手拉手,友谊传四方。”

  2000年来到日本留学,意外地发现自己离奥运的距离近了,因为与奥运冠军在同一个研究室学习——井上康生,日本著名柔道选手,2000年悉尼奥运会柔道冠军。恰好我与他同属一位指导教授。其实他当时训练忙,也不常来大学,偶尔来到研究室,门外总有许多女孩子探头探脑地看。井上康生给我留下的深刻印象是:个子壮,手掌大得可遮天,说话时总是憨厚地笑。有次我们研究室的几位同学分别与他合影留念,我们还准备了签名的纸板,井上就写了“初心”两个大字。这纸板至今我还保存着。有一次看到井上康生和指导教授一起走在美丽的校园里,指导教授是小个子,两人一大一小肩并肩的背影看上去非常有趣又和谐,他们谈笑着悠然走向远处白雪皑皑的富士山……毕业后数年,在指导教授的60大寿庆典上,与井上康生重逢,当时他好像受伤了,手臂缠着绑带,他登台演讲,向恩师表示敬意和谢意。因为与奥运柔道冠军同窗,我渐渐对柔道有了兴趣——这是一项柔软对抗的艺术。

  在日本看奥运,我不再只是关心哪个国家的金牌数量,渐渐开始关注金牌以外的人文因素,如选手的时尚、个性以及各国选手间的友谊,把奥运会视为精神盛宴。女子田径选手的时尚风格是最突出的,那全力奔跑的身体上,发型、美甲、纹身、首饰似精灵飞舞,整个人就是美和力量的化身。这些年,最有个性的选手要数牙买加飞人博尔特了,他成了世人的信仰,比赛前后他总是做出一些动人心弦的手势,最经典的就是那倾斜身子的射箭动作。有这样一个细节让人记忆尤深:博尔特在赛场接受记者,正对话时,他听到附近的授奖仪式中正在奏某国国歌,于是他示意暂停说话,默默听完国歌再接受采访。对国歌表敬意,世界级选手的素质从中可见一斑。

  看奥运会比赛,我觉得与其关注金牌排行榜,不如仔细欣赏一些自己喜欢的有个性有内涵的选手,为他们呐喊加油。奥运赋予世人的精神财富,正是助你我的灵魂跨越国境,与天涯海角不同肤色的人心灵感应。

  2020年东京奥运,对我来说是自己居住城市的奥运。这是一生中难得近距离观察奥运的机会。2020年亦是我登陆日本20年,且把2020年当成人生的奥运。(黄文炜)

Copyright @ 2006-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
地址:上海市普陀区中山北路2911号中关村科技大厦1303室 老子有钱-老子有钱娱乐-老子有钱官网